对越反击战中越女兵被俘时为什么总是脱光

[2017-01-31] 作者:世界未解之迷网 阅读量: 分享到_微信朋友圈:

探索发现中国乃至世界十大未解之谜,悬棺、水怪、离山野人、鬼魂等999个世界未解之谜,埃及金字塔、秦始皇陵墓等地理未解之谜,尽在人类未解之谜大全网 ( www.ny83.com ) !

  在79年自卫还击战中,许多被俘虏的越南女兵,往往在被俘前竞然?得一丝不挂,在俘虏营里也常出现这种情况,究其原因,有诸多人说是热的原故,其实并不然。

  就拿121师362团三营一连在三月八日俘虏的六个一丝不挂的女兵来说,她们是在高平外围纳隆公路边的一个暗堡里被俘的,还有我们从朔江主峰地堡里俘虏的女兵。越南的天气和我广西的天气差不了多少,二三月正是冷暖交替的季节,还不是很热,何况她们在暗堡里,由于地温较为恒定,还能散发出较为凉爽的水蒸气,应该不会很热。在俘虏营里就更说不过去了。

  我部在完成了对朔江的进攻后,奉命向高平外围茶灵开进,配合121师进行协同作战,开进途中我有幸结识了我团的军中向导兼翻译(越战老兵,那坡县人),到达茶灵后,经过几天肃清残敌的战斗基本没有战事,于是,我们俩就天南地北以及所见所闻聊了起来,还给我讲了越军中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他说;现在越南部队里的女兵很多,正规边防部队编制里,?一个班就有一个是女的,平时负责帮洗洗衣服,帮做做饭什么的,对于修工事、挖堑壕、建碉堡那是男兵的事,久而久之,大多都成了男兵们的性奴。排里连里也有,只不过是排长用的叫勤务兵,连长用的叫文书兵,大多都是从各班里挑选出来比较漂亮一点,文化高一点的作为他们的姘妇,而一些文化素质较好,又有专业水平,人又漂亮的女兵则担任电台、有线总机,文档等机要职务的都是该级领导的发情工具。总而言之,越南女兵在军中?什么秘密可言。

  越南政府知道,由于多年战乱,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对待妇女这个问题上,自知罪孽深重,也就心照不宣。而女兵们的父母,也知道自己女儿的苦哀,也不加以反对。所以在越南,一个男兵都拥有三到二十个不等的性伴侣,男欢女爱在越南是司空见惯的事,男人用上渤崃史特在一张床上和数名女子性爱也是常有发生,也很随便。因此,越南政府在1980撤销了非婚生育的禁法,充许妇女非婚生育并拥有和结婚生育一样的权利。

  他还讲了我军在抗美援越中枪毙了一个通信兵的故事,他说;在1973年抗美援越期间,某部的炮兵团一个通信兵在一次执行任务中,被三个越南女兵??行留宿三天,回队后又不敢说出事实真相,事后查明,是被三个女兵??行轮奸,最终被执行枪毙。当调换另外一个通信员时,同样遭到这三个女兵??行留宿,通信兵借于前鉴死命不从,三个女兵也死命不放,并答应事后为他求情,迫于无耐,只好答应一天时间,事后,通信员原原本本向领导作了汇报,三位女兵也应诺进行求情,此事得以了结,通信员才幸免一死。他说,象这样的事,其他兄弟部队也有。

  当我问他;为什么越南女兵在他们被俘前总想脱光衣服呢?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在法国殖民时期,因为法国的法律与中国的法律有所不同,中国只有男人??奸而没有女人??奸,而法国也有女人??奸的条款,美国也一样,而法律的分界线就是看谁主动于先。而对于引诱的一方,则认为是主动的,被引诱的一方,则认为是被动的,不负法律责任。因此,在越南妇女眼中,无疑也是一根救命稻草,因为她们一旦被抓或被俘,用于受贿的礼品,本身就很穷,没什么好东西,无疑就是自己的身体了,来得也便捷,剥衣解裤,皆大欢喜。而被受贿的一方,由于没有后顾之优,照收不误,完事后,怜香惜玉,一般都放掉,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个习惯和手段,最终便转换成了免死金牌。

  对越反击战老兵:越南女兵的尸体成了最大法宝一、整整一天,再没有大的战斗,飘渺游离的雾散去又起,一些残树枯枝在风里轻轻抖动 ,偶尔一声冷枪把一只鸟惊得扑的一声飞起。

  我的怀里抱着的是一支射程一千五百米的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我可以看到距离射击口 七百米处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具几乎一丝不挂的尸体,只有一具除外,因为她是女人。 前方七百米处,有一条小道转弯,地域开阔、视线良好,是狙击的最好场地。一汪清 澈的泉水就是横尸遍地的理由。

  一九八四年老山前线战区,穿衣服的只有两种人:一是营级以上军官,二是女人。

  我们部队里没有一线女兵,瞄准镜里第一次见到了越南女人,她戴着斗笠,背着中国援助的苏式AK冲锋枪,拿着水壶,猫腰前进。也许那女人只是个卫生员,她冒死来汲水 只不过是给濒临死亡的战士清洗伤口。

  在老山前线,我们有两不打,女人不打,老百姓不打。犹豫的时候,越南女兵又往前 行了几十米,眼看就要进入射击死角。

  “女人也是敌人!”这是一个炮兵首长说的话。我咬咬牙,扣动了扳机,狙击步枪发射时特有的闷响划破了山谷短暂的宁静,在瞄准镜里我看到那个越南女人眉心中弹,子弹从她的后脑破壳而出,血浆、碎骨飞溅。她的头向后仰了一下,然后失去支撑的垂落在脖子上,接下来才是身体和腿象抽空了一般的失去力量,软塌下来。

  这一切,只发生在零点几秒的瞬间。我不想要她的命,我不把杀女人当成可以炫耀的事情。可我需要她的尸体,准确的说,我是需要她的尸体摆在我的射击范围内。

  二、我的身后也有尸体,那些残缺不全、狰狞可怖肉身分别属于班长杨明和战友李真卫、黄堰南。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甩那付已经两寸厚的扑克牌,抽连长特意捎来的红塔山香烟。今天早上,越南人又进攻了,经过大约半小时的战斗,他们和平常一样拖着十多具尸体退无功而反。

  越南人的炮火准备炸断了我们的电话线,奉班长的命令,我光着身体钻出十八号猫儿洞前去查线。

  我们驻守的那个小山头,总共有一百多个象我们那样的猫耳洞,中越阵地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洞穴是我们控制的,漫山遍野的地雷,你埋我也埋,最后谁也不敢保证这里有地雷或者没有地雷。

  在裸露的山体上出现的任何活物,你无法计算有多少个枪口在默默的注视着你,在你无法预计的时候,一颗微不足道的子弹会夺去你所有的一切。

  从“四·二八”奉命收复老山算起,我在十八号位驻守已经超过三个月了。对我来说,死早已经不是可怕的事情。

  我的裆部和所有人一样被热带雨林的湿热折磨得不堪入目一团模糊,穿裤衩是折磨而又容易成为狙击手目标的事情。每天仰望着阴森的洞口,感觉它象在不断的发出嘲笑。不知道越南人会在什么时候扔下来冒着死亡之烟的手榴弹或者爆破筒,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 里做出最快的反应是拣起来扔出去还是找最有可能的位置躲避。

  每天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中活着,以至于一直到今天,我也是睁着眼睛睡觉的。妻子说我睡觉时候的样子好吓人。

  对于一个已经不怕死却又还不怎么想死的人来说,外出执行任务是最开心的事情,至少可以看见太阳,至少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我象蛇一样的滑行,尖锐的石头和草屑很快把我刚刚结疤的档部划开,血留了一地。我不介意那种疼痛,至少它让我感觉没有那么痒。忽然有机枪点射打在我的左前方,泥土溅到我的嘴里,我恨恨的骂了一句,继续往前爬行。经验告诉我:只要不是平射炮直瞄射击,我光荣的可能性不大。越南人的炮弹不多,不超过五个人的时候,他们一般不那样做。

    未解之谜热点:
    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公众号

    
    

    真诚欢迎各科普媒体、机构、专家和网友与我们联系合作!

    版权所有,保留一切权利! ©2011-2015 Designed by 世界未解之谜大全 | 解谜 | 链接 | 网站地图 苏ICP备14035773号-4

    友情链接: